不完整的传奇(组图)

不完整的传奇(组图)

当罗德里格兹第一次来到南非开演唱会时,人们的感受就像忽然之间猫王复活了一样。

在纪录片中,寂寂无名地生活在底特律的罗德里格兹佝偻着身体走过雪地,场景令人唏嘘。

他叫西斯托·罗德里格兹(Six toR odriguez),是个美国摇滚歌手。

摩城唱片前总裁说他是自己见过的5个最让人难忘的艺人之一,并提的还有迈克尔·杰克逊和迈尔斯·戴维斯。

在南非,他的1张唱片偶然被带到了那里。在种族隔离政策的铁幕之下,他歌声中透出的叛逆精神可谓生逢其时。他成为比猫王、比滚石乐队还要火的歌王。

他的专辑在南非卖出了50万张,连小孩子都会唱他的歌。然而没有人见过他本尊,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近况,只有各种关于他死亡的谣言,有人说,他在舞台上朝自己开了一枪,有人则说他是身亡。

实际上,他还活着。他今年已经71岁,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地球另一端的地位。他在一间拆楼公司做苦力,这意味着,他要把一些大的家电,例如冰箱,扛在背上。同时,他在密西根的一间大学获得了哲学学位,还参加过1次底特律市的市长选举……

当南非开普敦一家唱片店老板斯蒂芬·萨格曼(SteveSegerm an)和音乐记者克雷格·巴塞洛缪-史其顿费尽周折,终于在19 9 7年找到他时,无论是寻找他的人,还是他自己,都感到意外不已。

他来到平生从未到过的南非,在一年内开了6场演唱会,场场爆满,歌迷们的激动疯狂程度,就像忽然得知猫王复活了一样。

瑞典导演马里克·本杰鲁尔(M alik B endjelloul)用4年时间把这个故事拍成了纪录片,并获得了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斩获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寻找小糖人》(S e arch in gfor S u g arMan),令不少影迷和乐迷唏嘘不已。一个天才摇滚歌手,“时不与我”在美国本土被埋没,却在异国他乡的南非家喻户晓。他在底特律做着房屋拆修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大洋彼端的声名。而当他的南非追随者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他之后,他来到南非做了六场演唱会,然后,就像做了一个梦又醒了过来一样,他回到底特律,重返普通而平静的蓝领生活。

看上去,这是一个完美的传奇故事。起承转合,都是那么恰到好处。然而,随着纪录片的大热,故事的更多细枝末节被披露出来,而主角的生活也在被改写。人们发现,完美传奇的背后,还有一些被忽略的事实,而传奇本身,也在以生活的加速度更新着……

纪录片未能解决的一个问题是罗德里格兹在南非的唱片收益到底去了哪里?尽管在南非卖出了黄金唱片,但这并未令罗德里格兹致富这些钱都没能到他的手里。70岁的罗杰,视力已经下降了,仍然住在他在底特律住了40年的旧房子里,他直到2008年左右才收到第一笔版税,他把这些收益都派给了亲戚和朋友。罗德里格兹的女儿说,“或许他令别人有了钱。”

罗德里格兹的两张专辑都由一家独立唱片公司Sussex发行,但实际上是由一家主流公司B uddha recods操作。Sussex的老板克莱伦斯·阿凡特(Clarence A vant)后来还在名震天下的摩城唱片(M otow n)当了五年的总裁,在纪录片中,导演本杰鲁尔寻访了阿凡特,阿凡特毫不犹豫地表示,罗德里格兹是他从事音乐事业多年来,见到的五个最让人难忘的艺人之一,一起被提到的还有迈克尔·杰克逊(M ichaelJackson)和迈尔斯·戴维斯(M iles D avis)。

而据罗德里格兹回忆,当年阿凡特在看到他唱歌时就说:“我的公司就由你开始吧!”他是他公司的第一个艺人。

南非方面曾证实,他们把版税支票寄到了阿凡特手里。但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阿凡特面对诘问,闪烁其词称自己无法记得70年代签下的合约细节,“何况是这张在美国没卖出超过三张的专辑”。他甚至反问:“到底是钱重要还是这个故事重要呢?”据《赫芬顿邮报》今年2月的报道,81岁的阿凡特仍享有罗德里格兹音乐的版权,同时获得由LIT A唱片公司提供的薪酬这间公司是旧唱片的福音,让旧唱片重见天日。

纪录片上映之后,导演本杰鲁尔在接受《纽约客》访问时透露了更多关于唱片收益的情况:“过去的五年他又卖出了一张黄金唱片,但是收益并没有到阿凡特的手里,而是到了英国的另一家公司那里。相关的人员应该要调查一下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杰鲁尔表示,他和南非的一个律师聊过,律师说,“我们当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将是一场持续三年的持久战,而且会有很多困难,因此我们需要资金。”

罗德里格兹本人曾经表示,自己对追求金钱没有任何兴趣。然而现在他似乎改变了主意,打算用法律手段追回这些钱。《寻找小糖人》被提名奥斯卡几个月前,他接受专访时称,“我认为不作为是一种罪过,隐瞒证据是不道德的,但是最后总都会得到解决。”然而,罗德里格兹不知道如何讨债,“这件事正在处理,但我不知道采用什么司法行动,我对这方面一无所知,”他反问记者,“是你会怎么做?”

在罗德里格兹“复活”后,人们来到斯蒂芬·萨格曼的唱片店,或者发邮件跟萨格曼说:“我们想要买他的音乐,而不是免费下载。请确保这些钱能够到罗杰(罗德里格兹的昵称)手里。”

这就是讽刺的地方了。罗德里格兹的音乐走私到了南非,但是也是南非给了他机会向世界说:这是不对的!

关于罗德里格兹的传奇,在《寻找小糖人》中都有堪称完美的呈现方式。不过,其实导演为了让主题更集中,让故事更戏剧化,刻意忽略掉了一个事实早在被南非重新发现之前,罗德里格兹已在澳大利亚获得了认可。

一个澳大利亚的唱片公司B lue G oose M usic,买下了罗德里格兹的唱片在澳大利亚的发行权,发行了他的两张唱片和一张精选集。他的唱片在唱片店被卖到了300元一张,后来Blue G oose M usic更扩大销售网络,在整个澳洲大陆的唱片店里售卖罗德里格兹的唱片。此外,罗德里格兹在新西兰也有一定认知度。

1979年,就在罗德里格兹被美国遗忘之时,澳洲的演出商在底特律找到了他,邀请他到澳大利亚开演唱会。那位演出商告诉《公告牌》杂志,当时罗德里格兹非常震惊,而他在澳大利亚的演唱会上,面对的是15000名观众,几乎就和不久之前Rod Stew art在当地举行演唱会的观众人数一样多了。

1981年,罗德里格兹还在澳洲的T anelom音乐节上,和当地艺术家一起表演。对于罗德里格兹在底特律的工地里工作,活跃于政治和社交场合这些事实,澳洲不少人都知道。

斯蒂芬·萨格曼把罗德里格兹在美国和在南非堪称天渊之别的际遇,归结于音乐自由度的差别,政治意识还有南非政府企图禁止某些歌曲。“这也许是为什么导演要忽略掉他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取得的成就这些会让主题显得不那么突出。”《悉尼先驱晨报》这样猜测。

《悉尼先驱晨报》还描述到,当他们到罗德里格兹家里访问的时候,“他惹人喜爱、聪明、风趣但是却沉默寡言,有所保留。我们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放弃音乐,也不知道那些南非唱片卖出去的钱都到哪里去了,还有传闻他在澳大利亚有一个账户存款。我们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看上去如此脆弱,我们没有见到他的妻子,甚至我们并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结婚。导演说曾经采访过他的妻子,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也许,这背后还有更多故事。

在《寻找小糖人》的结尾,罗德里格兹又回复了以往的平凡生活。影片用他的歌声作为写照:“你追求你的成功,我要去追求我的快乐。”

不过事实上,在影片上映之后,年届七旬的罗德里格兹终于在自己的故乡获得了认同。他在美国和欧洲媒体的曝光率大大增加了。去年8月,他以音乐嘉宾的身份参加了脱口秀《大卫牙擦骚》(Late Showw ith D avid Letterm an),演唱了歌曲《Crucify Y our M ind》;同月,CN N为他制作了专题故事集,讨论他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生活和工作。10月,他又来到在美国享有极高收视率的新闻节目《60M inutes》。11月,他接受英国早晨新闻节目the andrewm arrshow的访问,并且在节目结束之前表演了一小段歌曲,之后他在B B C2也演出了。今年1月11日,他现身《今夜秀》(T he T onightShow ),和主持人杰·雷诺一起表演了《CantG etA w ay》。

罗德里格兹的粉丝也增多了。他的唱片重新发行,而且卖出了超过十万张。他开始了世界巡演,除了原本就很受欢迎的澳大利亚、南非、新西兰之外,他在美国纽约和加州的演唱会格外引人注目。此外,他还将在西班牙、匈牙利和英国进行演出。LightIn the A ttic购得了他专辑的再度发行权,现在人们可以在itunes上下载他的歌曲及纪录片,下载并不是免费的,这些钱被确保能到他本人手里。

现在,罗德里格兹正在准备他的下一张专辑。他告诉《滚石》杂志,“我已经写好了三十首歌。”他找回42年前和自己一起合作第二张专辑《回到现实》(Com ing FromReality)的制作人史蒂夫·罗兰德,想与他再度合作。目前有几家唱片公司争着想和他签约,他决定等夏天的巡回演唱会结束后再与罗兰德商讨,“我要听听他的意见,因为他现在充满了想法。”罗德里格兹还将和北爱尔兰电子音乐人大卫·赫尔姆斯合作,赫尔姆斯曾将罗德里格兹的《小糖人》(Sugar M an)一曲用在了他的混音专辑里,他们现在决定重录这首歌。“再次唱歌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更是我早就准备好的,音乐都渴望被世人听见。”

是的,即使《寻找小糖人》这部记录片并没有记录全部的真相,但它做到了一切打动了观众和奥斯卡的评委,还让一个先后在80年代和90年代被两个大洲的人民重新“发现”,却依然在世界舞台上默默无名的天才歌手重返录音室。就为了这些理由,如果您还没看这部纪录片的话,我们强烈推荐。

《寻找小糖人》是一部出色的电影,但它几乎只讲述了罗德里格兹的生活的表面状况,这里有10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

《小糖人》的导演本杰鲁尔花了四年的时间酝酿这部电影,仅仅有100万美金的预算,“我向朋友家人借钱,在过去的两年没有买过一件衣服。

本杰鲁尔请求罗德里格兹出席奥斯卡颁奖礼,但是他拒绝了,因为他刚从南非回来,很累。而在《小糖人》赢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一刻,他睡着了。

《小糖人》之后,罗德里格兹疯狂进账,1年前他还在190座的纽约地下酒吧演唱(当时离他首次在南非举行音乐会已经过去了14年),现在他在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订下18000座的演出场地,票都被抢购一空。

罗德里格兹的生活没有汽车、电脑或电视,他对女儿说,只有三样东西是生活必须品:食物、衣服、住所。

他其实不愿意出现在《小糖人》当中,直到本杰鲁尔第三次到他家,才答应接受采访,“他大概觉得我们很认真工作,所以最好还是帮帮忙吧”,导演说。

现在他在全世界有12个伴奏乐队,有澳大利亚的、英国的、瑞典的、美国的……而且乐队成员都是行内出名的音乐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